關於部落格
精品包包
  • 2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共和黨贏得國會兩院控制權

  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初步計票結果顯示,共和黨在4日舉行的中期選舉中繼續擴大在眾議院的優勢,並從民主黨手中奪得至少7個參議院議席,自2006年以來首次取得國會參眾兩院的控制權,將給總統貝拉克·奧巴馬餘下兩年任期的執政帶來更嚴重挑戰。   權力天平再傾斜   在這場被美國媒體稱為共和黨全面獲勝的選舉中,共和黨至少已從民主黨手中拿下西弗吉尼亞州、蒙大拿州、南達科他州、阿肯色州、艾奧瓦州、科羅拉多州和北卡羅來納州的7個參議院議席,而民主黨沒有從共和黨手中奪走任何參議院議席。   美聯社報道,這一結果確保共和黨獲得至少52個議席,獲得參議院多數黨地位,從而控制參議院;同時,已是眾議院多數黨的共和黨在眾議院改選中進一步擴大優勢,所獲得議席占比有望接近歷史最高水平。   “(選民)渴望一個新的領導層,”連任聯邦參議員的少數黨(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說,“他們需要一個帶來希望的理由。”   奧巴馬坦言“糟糕”   總統奧巴馬4日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此次中期選舉中有關參議院席位的選情明顯有利於共和黨,這是近半個世紀以來在任總統所屬黨派面臨的最糟糕局面。   “這次選舉中,這些可能是自(前總統)德懷特·艾森豪威爾執政時期以來,民主黨成績最糟糕的州,”奧巴馬說,“(這次選舉涉及的)不少州選情都有利於共和黨。”   1958年,時任總統艾森豪威爾所屬的共和黨對民主黨輸掉10個參議院席位,遭遇慘敗。   對於一些州選情膠著的局面,奧巴馬認為,這反映出選民“總體上對政府感到不滿”,“他們知道情況比6年前有所好轉,但沒有看到所期望看到的民主、共和兩黨的合作。兩極化情況更加嚴重。”   為展示對共和黨的誠意,白宮當天晚些時候宣佈,奧巴馬已經邀請民主、共和兩黨在參眾兩院的領導人7日在白宮會晤。   “驢象”均有挑戰   政治分析師認為,共和黨明年1月正式從民主黨手中接管參議院後,共和黨在國會的影響力將迫使總統奧巴馬對他力推的立法日程和政策作更大妥協。與此同時,在履行不需經過國會批准的行政權限上,奧巴馬恐怕也將因為共和黨的影響力而顯得更加剋制。   不過,中期選舉的大勝只被視作共和黨的階段性勝利。路透社分析,共和黨一年前因在預算議題上作梗而迫使聯邦政府關張,一度影響民意支持率。如今為著眼於兩年後的總統選舉,多年來首次“當家做主”的共和黨必須向民眾證明,自己在立法機構的執政能力強於民主黨。   路透社分析,在移民改革、能源政策等兩黨政策嚴重對立的議題上,共和、民主兩黨今後可能繼續爆發論戰。   ■分析   民主黨緣何失利   選民釋放不滿 內政外交受困   這次選舉前,美國的經濟形勢尚可,失業率位於6%以下。這樣的局面似乎對美國總統奧巴馬所在的民主黨有利,但民主黨卻遭遇失利,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何在?   首先,一般來說,總統所在的政黨在中期選舉中丟失議席成為美國選舉的一般規律。任職初期,以各種承諾走馬上任的總統民眾支持率相對較高,但隨著施政推進,最初的承諾往往大打折扣,選民對執政黨的不滿持續積聚,而中期選舉往往成為選民釋放不滿情緒的“窗口”,總統及所在政黨的支持率因此受到影響。   第二,美國中期選舉不直接涉及總統去留,相對而言選民投票率要大大低於總統選舉。相比之下,年齡較大的白人關心政治的程度較高,他們在中期選舉中投票意願更強並傾向於支持共和黨,這無疑對民主黨造成影響。   第三,一些觀察人士認為,2008年成功當選的民主黨參議員中,有一部分議員在一定程度上是搭了奧巴馬的順風車,但不一定意味著他們所在的州完全支持民主黨。   第四,從選民關心的議題看,今年選民比較關註的是經濟、就業和移民等問題。在經濟上,雖然複蘇在加快,但仍未達到民眾的期望值,移民問題也久拖未決;在外交上,奧巴馬原打算帶領美國儘快擺脫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陰影,但又“意外”地被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纏上身。所有這些因素拖累了奧巴馬及民主黨,打壓了民主黨傳統票倉的熱情。   美國一家電視臺分析說,民主黨失利的原因在於,很多美國民眾並沒有感受到經濟複蘇的益處。例如,普通民眾的時薪以2%的速度增長,但這幾乎與通貨膨脹率持平。普通民眾在沒有得到經濟增長帶來的實惠之前,很可能會用手中的選票“懲罰”在位的民主黨。   揭秘   “暗錢”涌動廣告轟炸   中期選舉頗多“門道”   今年的選戰估計耗資36.7億美元,堪稱有史以來最昂貴的中期選舉。除了一些擺在明面的規則,這場金錢與權力的游戲還有許多不成文的門道,數額龐大卻能規避監管的“暗錢”涌動在今年更加突出。   最大“門檻”是資金   相比競選總統,競選國會議員的“門檻”不算高,只需要有美國國籍且滿一定年限,並且是所在州居民。   候選人首先要具備一定的民意基礎或者能夠爭取民意支持的潛力,還得有本事籌集到足夠資金以支持競選活動開銷。新華社前駐華盛頓記者孫浩說,這些要求候選人有一定的“家底”或“背景”,比如有一定資產或者有相對豐富的從商、從政經歷。   獲得某位“政壇大佬”公開支持對拉抬一名候選人、尤其是新人的選情會有極大幫助。當然,候選人自身如果沒有過人的亮點,很難獲得垂青。   不過,在選舉越來越燒錢的今天,相比民意支持,資金更像是候選人比拼的“硬實力”。由於中期選舉競選的職位層次不同,難以衡量平均每名候選人需要花費多少資金。不過,敏感政治問題研究中心的另一項數據可以證明“資金門檻”的重要性:自2013年1月本屆國會開幕、即進入新一個選舉周期以來,眾議員、參議員候選人以及支持或反對他們的政治行動委員會每秒鐘花費大約20美元。   外圍團體撒“暗錢”   根據敏感政治問題研究中心先前預測,今年選戰花費的將近40億美元中,27億出自候選人及其政黨;大約9億美元來自“外圍團體”,即候選人競選團隊之外、錶面上與其沒有任何組織關聯的民間團體,包括政治行動委員會和享受聯邦政府免稅待遇的非營利組織;其餘3億多美元是這些外圍團體的運營開銷。   然而,選戰耗費的資金不止於此。預測數據只是基於各方迄今向聯邦選舉委員會披露的開支,而眾多外圍團體利用現有選舉資金監管法律的漏洞,規避關於披露捐款人身份和金額的要求,繼而幾乎不受限制地吸收來自個人和企業、非營利機構捐款,通過政治廣告狂轟濫炸,以期影響選舉進程和中間選民。   圍繞參議院控制權的爭奪中,北卡羅來納、科羅拉多、艾奧瓦和佐治亞4州的聯邦參議員席位可能決定勝負,而這4個州則是外圍團體投入“暗錢”的熱點地區。根據獨立機構競選經費研究所的統計,投票前最後一周,外圍團體在這4個州花了至少2650萬美元,發起最後的宣傳攻勢。   作為外圍團體的典型代表,一些“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可以在宣傳造勢上投入數以千萬計美元,卻無需按照法律規定把這些開支嚴格地列為選舉支出。其規避監管的方式是打“議題廣告”。這類政治性廣告突出介紹某名候選人就某一選舉議題的立場,但不明確表示支持或反對這名候選人,因而無需按照聯邦選舉委員會的要求定性為“競選廣告”。   本欄文圖均據新華社  (原標題:共和黨贏得國會兩院控制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